没本事 但爱笑
我是十万响的鞭炮
不成鹰 也能跳
不比蚊子飞的高

链接做好,原帖更新

真空的原野
今天也有春草在被焚烧
哭闹的孩子
才能幸运的苦笑

混江龙

1

旁秋山下正直春雨时节,杏花被雨打了一地,从青石板路一直铺到定国寺北山门。

北山门下有一茶肆,立一旗帜,上绣君屠钵叹尊者座下白虎,尖牙利爪甚是唬人。这旗帜若是走镖的也倒好说,就是一个歇脚喝茶的地方挂着就叫人不解了。

马老板放下手里的茶壶。

"您这话一听就不是当地。敢问客官打哪来?"

被问的三个青年四下交换了一下眼神,为首那人开口"东瀛。"

马老板笑了笑,毛巾一摔肩头一搭。"诶呦,您几位来的也是不容易。"

那三人见马老板这份神情就也松了下来,追着问"您怎么听出我们不是本地人的?"

马老板一副老神在在...

一上lof看那么多消息差点以为自己又被屏蔽了😂
不好意思,谢谢大家喜欢,但请最好不要推荐
不是正经写东西的,大部分都没写完
什么都不能保证,就不要传播了

转载也尽量不要啊!谢谢😂

哎,特殊时期,大家转也可以,设仅自己可见可以吗?

无效

目前尝试发布失败:

演习脑洞

十二桥

发布失败,以及我觉得发不出去的,短期内不会再发布在lofter上。同理目前已发的如果被屏,基本不会再次发布。鉴于也没什么人看,且更新遥遥无期,大家就多多担待了。

有缘相见。

坐断

马龙虚岁十四的时候被张雷送进总坛。他们赶了一天一夜的路才到,路上马龙一度想问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。但看见张雷高兴的脸他没能问出来。

分坛的师兄弟都恭喜,开玩笑叫他不要回来。父亲母亲收到消息也说高兴。但他不懂,人人都想去总坛,直说那是个好地方,可到底有什么好得?耗费这许多时光。

十几年后,他果真没有再回过分坛。他不曾伤感,只是那里的烈风总是叫他不能忘记。时刻像刀刮着他的皮肉,时刻提醒他,他所有的好运都在他进总坛那天耗尽了。

现在他躺在床上,肩背遍布零碎的伤,疼得流不出眼泪。

“当初为什么送我上总坛。”

这一次他知道答案却还是问了。

马龙的床边挂着一把断剑。剑柄还是新的,...

他是龙


1

马龙总在六点半起来,因为张继科的生活很规律。而他自己其实没那么多讲究,也曾半夜醉酒,正午日狗。

日历走到今天是二十五号,他在心里给一串数字加一个不起眼的一。今天是他和张继科认识的第五千一百一十天,住在一起的第一千零九十五天。不知道为什么他总得算这个,但许昕告诉他只要好好守住这份日历,像实验一样做好每个步骤,张继科就不会走。

他当然不认为继科儿会走,但他记忆好,提了一遍就总记得。也许也是某一次鬼迷心窍他做了个实验,收效甚好,他便虔诚地做了下去。感情对马龙而言是玄学,如果科学能救他,他不介意做一辈子实验。

鸡蛋煎单面,拌面里放黄瓜丝,用一个微凉的吻叫醒热乎的人。好了,第一阶段实验完毕,...

哪位朋友有空帮我看看他是龙还在不在,通知提醒我屏蔽了,但我编辑文章也没看见仅自己可见🙃

从白名单出来的那一刻起这个“世界”就已经紧缩了
就问古巴u盘时代多久来吧

网络虚拟没错,生活有现实的空间没错

精神也有精神生活的空间啊

大清早的哪儿哪儿都惹人眼泪

那个时代的人
在歌声中逝去
被赞颂整个夏天

我这么不甘寂寞的人要是哪天一直没动静一定是死了。

太忙了,存着吧

宋金元文论最喜东坡,其次严羽。

魏晋南北朝最喜陆机,文词俱丽。尚有不足,刘勰也可补。

相对来说现在是个好时代,写作遇到的问题古人早已遇见,各种方法论说都有。

一两句说不清又犯了懒,发出去留个证据希望这两周能稍微整理一下古代文论。

梨园梦


如果梨园

ml和jk应该是同科的,王不见王,但偏偏想同台。

又或者其中一个是琴师。另一个清早去吊嗓子琴师跟着事半功倍。台上也默契,跟的上。

嗯,随便想想。

以马龙为个例解释第二代全仿生人设定

因为朋友需要用梗,特做此,解释《他是龙》文中仿生人设定。由于文章完结有段时日,设定细节有所缺漏误差可能会随时更改。此次解释不会为最终版。

声明此设定非科学,纯属脑洞,部分为在已有学科领域的发散。请勿当真,如有明显错误欢迎指正。

关于仿生人来由。

众所周知人类大脑有许多未开发领域,至今人类无法有效使用整个大脑。在此做假设人能通过生物干涉手段制造出能百分百使用的大脑。

接下来以马龙为第二代全仿生人为个例解释全仿生人。

全仿生人是全人造的。以大脑为核心处理器,以身体各部分为零件,通过改造的神经通路运行。制造方式为生物工程技术手段。

仿生人的长处在于能控制大脑的使用范围,也可通过神经通路任...

在江湖的故事里,或许秦门才是那个干净利落的。乖巧懂事,离别没有那么难。哄小孩的事可能大多都是肖门干的,小把戏一套一套的。但落到心里实处,秦门终究还是拧不过,走是走了,头却是撅不回来。而肖门腻歪了一阵终究是走了,但没怕的,早晚得追上去。

哎,说什么秦门肖门都虚虚实实,细究起来还要看个人。但大家还是喜欢看见一些共性,那些日积月累互相影响的情证。让人欢喜让人安心。大部分人还是渴望有个归属。

我很软弱所以不敢,但终会有人比我敢。

胎死腹中的废稿


《永生指南》

"欢迎来到永生世界。在您开始新的生活前请务必看完指南的全部内容,谢谢合作。"

甜美的女声戛然而止,缓缓舒展的云端静止不动,而你就停在永生天堂的门外。

现在的播放设备太诚实了,它只要感受到你任意一点不想看的心思就会直接暂停,连逼迫自己看下去都没法。

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,你已经太过苍老,这具身体已经不能跟上你思维的节奏了。尽管你保养的很好,每隔十年左右就去进行一次刺激组织新生,现在看起来也依旧是个年轻人的模样。但你并不了解死亡的密码,细胞的衰亡与再生被你滥用,你像是枯萎的干花,仅余下嶙峋的脉络。

你看着自己的双手,皮肤的纹路还被胶原充涨着,但却没有力...

里约的天还没亮

你的故事

双演员

昕博同大学,差两届。

互怼中藏暗流。

大学后双双入圈。许昕比较红,方博偶尔演电视戏,大多演话剧。

张继科摄像,马龙出了个导演本子,文艺片,没啥钱,拉人来演。他们又聚到了一起。

日夜相对间,许昕忽然又咂吧起了以前那些不清不楚的日子。

1.

许昕敲方博门的时候天还黑着,走廊里只有呿摸摸的叫声,莫约是池塘的野蛙。

方博许久不应门,许昕也是猜到的。他突然不想管了,转身靠门上,摸出裤管藏的烟,只咬着决不吸。

他想起从前他还在学校的时候。每早也这样出晨功。对着满是爬山虎的墙根念个没完。本来一切都很平常,他只是一日又一日的来罢了。也不知是第几天,突然墙上就开了窗。没头没脑的他就挨了...

1 / 6

© 无果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